蛋白质总监

很高兴你能来 不遗憾你离开:)

既定轨道

·慎字说在前
·包含主观情绪











毫无意外,你看到了妻子po的照片和小作文。









绘声绘色,拿去参加国小作文竞赛应该也能拿个鼓励奖。





只是字句里好像在提醒着你。
「现在很幸福。」
仿佛也在提醒她自己。
可是又好像是在刻意说明什么。





不知道。





她提到的第一次见父母,你印象很深刻。





是啊,对当时乱糟糟的心情印象深刻。





那时距离和他分开不过几个月。






只记得当初两个人所有的甜蜜胶着到最后被一次又一次的争执猜忌磨成了灰烬。





终于在一个下午,又经历了一次不知因为什么而引发的大吵后,他似乎也是厌倦了,提了分手。

「不然分开吧。」

「我们都要冷静一下。」







ok,散就散啊,who怕who。





才没有很难过。
才没有不舍得。
才没有后悔。
才没有。



拜托,之前的一二三四五六七任,哪次不能全身而退?怎么可能单单败在他这里?






就像赌气一样,很快你就和现在的妻子开始交往,甚至有意无意地在旁人面前开始放闪。






可是你又暗暗地想,只要他提复合,哪怕只有一次,哪怕只是小小的暗示,都愿意与他重新来过。






只是你和她一步一步走着,他却似乎铁了心做一湖不泛涟漪的水。






等你回过神来,却已经在去见父母的路上了。





你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没有退路了。





新生活开始后不久,你拿到了他写的词。





你的「the third wish」,他译成了「后来的我们」。





直觉总是告诉你,他从来都没有放下。





大概是因为你也是如此。





歌词里的苦涩无望还是着实刺进了你的心里。你从来没有想过他对你的爱还是那么浓重。






可是啊,可是啊。















新巡开始前的某一天,妻子突然告诉你,今年她准备和你们一起到外面走走。






「这样照顾你比较方便啊~」她贴心地解释着。






你找不到什么理由拒绝。她向来是个聪明人,细碎的流言大概也是听了不少,才决定开始步步紧逼。




巡演就这样一次一次开始了。






终于有一次,娘家的事她实在走不开,便暂时放弃了紧跟的步伐。





久违的喘息时间。





等到开会完后已经是凌晨,你回到房间后突然收到了他的讯息。





「有空吗?等下过去找你。」





这是你猜得到的剧情。因为她的缺席,他今天的目光几乎毫无顾忌地黏在了你身上。





你假装没有在意,可是心脏还是敲击着剧烈的鼓点。





「好,我在2209。」





「我知道。」






时间掐得很准,你刚洗完澡没多久就听见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你明明有很多话想说,你们那晚也确实谈了很久,但你却不大记得究竟都说了些什么。





只记得他大部分时间都是笑着,沉默的看着你。





被压在床上的那一刻你只顾着紧紧地抱住他,不想和他有一点缝隙。





习惯性的十指相扣,他却突然停了下来,看了看你的无名指。





戒指怕是硌到他了,你也突然觉得手指被它箍得生疼。





你还是取下了它,把它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





他便释然地俯下身,小心翼翼地轻咬着你的唇瓣。





当所有的衣物都已除去,你们还是忍不住再次双唇厮磨。





忍耐过后迸出的火花总是激烈又耀眼。





你甚至主动把腿环在了他的腰间。





「好想你。」
你红着眼眶在他耳边呢喃。


「我知道。」
他说他都知道。



有了第一次,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便也顺水推舟的发生了。





他公寓里的大床,你新家里的沙发,巡演途中酒店的king size。





都留下了你们缠绵的痕迹。





练团时他们大概也被空气里再次出现的粉红泡泡闷得快要窒息,便趁着小技师们不注意开始对你们严刑逼供。





你招架不住他们,便红着脸说了个大概。




蔡姓团员痞痞地笑说「我就知道」,刘姓团员在花了几分钟搞清人物关系后欣慰地拍了拍你的肩膀,而作为现任家人的石姓团员居然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脸,还吹了一声小口哨。





他则在一旁眨巴眨巴眼,笑得一脸纯良。











你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定位自己。
你是父母的儿子,也是她的丈夫,或许将来还会是一个小生命的Daddy。






可是你又想,真的有如果电话亭的话,你愿意到另一个平行世界。





希望在那里,你只是他的恋人。





你也不知道该怎么界定你们的关系。





他似乎也乐于研究这个话题。









「爱情,友情,都不足以形容这样的我和你。」







「跟没有修成正果的团员就是孽缘。」






是藕断丝连也好,是孽缘也罢,你情愿和他纠缠不清。






只要你还留在我身边。





你想起那天早上久违的在他怀里醒来,哑着嗓子在他耳边问道,
「我这算是越轨吗?」





他轻笑了一声,把你搂得更紧了。





「算什么越轨。」





「我永远都是你的既定轨道。」







End

「祝你幸福是真的,祝你们幸福是假的。」



「人嘛,永远都在炫耀最缺乏的东西。」

溜了溜了








No more me
我爱这个世界

喉咙痛


*很短很短的小短篇

陈信宏是被自己的喉咙痛醒的。



果然麻辣锅炸鸡块还有冰淇淋不能一起吃。

现世报啊现世报。

喉咙里像是有几千根针在扎,连喝水都有些困难。

快到中午的时候陈信宏撑不下去了,还是乖乖去了医院。

轮班的耳鼻喉科医生小小一只,还穿着一件大大的白大褂。

眉清目秀,暗生好感。

看了看桌上的小立牌,姓温。

嗯,可爱,想操。

温尚翊抬头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问了一句:“怎么了?”

“喉咙痛。”陈信宏指着自己的喉咙,可怜兮兮地对着他眨巴眨巴眼睛。

“嘴巴张开。”温尚翊依旧皱着眉头,拿着手电往他喉咙照了照,再把手电随手一扔,瞪着陈信宏说:“扁桃体发炎了。”


还没等陈信宏说什么,温尚翊就转过身在电脑上开药了。

键盘敲得啪啪响。


生什么气嘛。

宏宏式委屈。


开完药后陈信宏刚准备走,就听到温尚翊交代一旁的实习生:“去办公室让吴医生来轮班。”

接着就起身叫住了陈信宏:“走吧,我和你一起去拿药。”



温尚翊本来准备等电梯,却突然被陈信宏一把拉到楼梯口。

刚想说什么,陈信宏就紧紧抱住了他,毛茸茸的栗子头在他的脖子窝蹭啊蹭,哑着嗓子说:

“不生气了好不好?”

温尚翊还是狠狠地掐了一下他的小臂,凶凶地开口道:

“早上我出门前你怎么不说?!”

“我以为不会很严重啊……”

“嗯?”

“呃……顺便来看看有没有小护士来勾引温医生啦……”

“你才是不要到处招蜂引蝶吧!!!”明明刚才小实习生看到你眼睛都直了!

陈信宏还想争辩什么,却突然咳嗽了起来。

“还很疼吗?”温尚翊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

“嗯。”

“那这样呢?”温尚翊突然凑近,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轻轻的亲亲,紧紧闭着眼睛~

温尚翊平时算是个被动的人,在主动亲完陈信宏之后脸就腾地烧了起来。


明明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再羞耻的事都做过了,但此刻两人心底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阵阵悸动。



陈信宏被这么撩了一下也忍不住了,把温尚翊按在墙上再次亲了上去,甚至有些过分地把舌头探进恋人的嘴里。



热恋期的人哪里受得了这个。温尚翊把手轻轻搭在陈信宏腰间,害羞又认真地回应着恋人一个又一个激烈而炽热的吻。




甜甜腻腻,难舍难分。





回家的路上,陈信宏发现自己的喉咙似乎真的不是那么痛了。

那到家之后再请温医生配合自己进行更深入的治疗吧。

End

来自灵魂深处的疑问:为啥l小姐发ig总是要cue一下wsy????

Honeyweek 01

希望有人会看(小小声)

………………………………………………………………………………………

全年段的老师都觉得陈信宏应该和小林老师在一起。两人不论在外貌上还是气质上都十分相配,年龄又相仿,自然成为众人撮合的对象。

但温尚翊却不这样认为。


温尚翊和陈信宏算是很好的朋友。他只比陈信宏小一岁,两人教的是同一学科,又在同年进入A校,自然就慢慢熟络了起来。


慢慢的,每个周末陈信宏都会约他「出来走走」。有时逛逛书店,有时看看电影,甚至有一次还带他看了场他最喜欢的乐队的con。


他是喜欢陈信宏的。那种从心底慢慢冒出来的喜欢。他原以为陈信宏是个待人冷淡不苟言笑的人,毕竟在学校里比起和别人说说笑笑,陈信宏似乎更喜欢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默默的和所有人保持着距离。


只是相处过后才发现,其实陈信宏私底下也不过是个毛毛躁躁的大男孩。


他会在捉弄温尚翊时因为憋不住笑而露馅;会雄心壮志拉着温尚翊一起挑战变态辣拉面,结果没吃几口就泪流满面被辣到怀疑人生;也会在看到温尚翊家的Mickey地毯时不可置信地质问他为什么忍心把卡通人物踩在脚下。


当然啦,他也会蹲下身子帮温尚翊系好鞋带,会为轮到早自习的温尚翊买早餐还会三不五时地整理一下温尚翊凌乱不堪的办公桌。


以上,大概就是他不可自控地爱上陈信宏的原因。


顺带一句,小林老师也喜欢陈信宏,这是陈信宏告诉他的。


陈信宏曾经拿着他们的聊天记录给他看。不过与其说是聊天记录,倒不如说是小林老师一个人的自言自语,毕竟一般都是她发了四五条消息后陈信宏才回复一次,而每次回复不过都是一些嗯噢这样啊之类敷衍的话。



温尚翊忍不住在心里偷笑,但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怎么对她这么冷漠啊?好歹也和她多聊几句吧。送上门的妹都不把,怪不得单身到现在。”



“我又不喜欢她,只是出于礼貌才随便回复一下而已啦。”陈信宏嚼着他的鸡腿堡,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


“我觉得小林老师还不错啊,你是不喜欢她哪点?”温尚翊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


陈信宏终于咽下了那口汉堡,盯着他好一会才开口道:“原来我们温老师喜欢她啊。”


“屁啦你不要乱讲,她根本不是我的菜好吗!”温尚翊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陈信宏似乎放下心来,喝了一大口可乐才缓缓说道:“我不喜欢她,她哪点我都不喜欢。”


于是那天温尚翊的心情出奇的好,好到在他们回家的路上一份麻辣烫和两份章鱼小丸子给陈信宏当宵夜。有人请客陈信宏当然也很开心,便拉着温尚翊坐到公园的长凳上,执意要和他一起吃丸子。温尚翊不肯吃,他就像哄小孩子一样把丸子夹到温尚翊的嘴边,


“来,很好吃的,张嘴,啊--------”


温尚翊受不了他,只好红着脸一口吃掉了。


“哇,阿翊好乖,再奖励一颗~~”


“不行,你还没吃。还有,你讲话再这么恶心小心我把你的麻辣烫倒了。”温尚翊抢过筷子也学着对方夹了一颗丸子送到他嘴边。刚想再说些什么,陈信宏就啊呜一口吃掉了,一边嚼还一边点头,含糊不清地说:“好吃欸,这家的沙拉酱真的超香~”


看着吃得脸鼓鼓的陈信宏,温尚翊突然想咬一口他软软白白的脸蛋。


一定是牛奶味的。

Tbc
………………………………………………………………………………………

Honeyweek讲的是小陈老师和小温老师一起旅行的故事

这章算是背景章,从02开始就是真正的Honeyweek啦~

吸吸吸